Home 未分類 【邱琳婷的文藝復興觀點(上)】:拉斐爾眼中的「一百個女人,一百種優雅」

【邱琳婷的文藝復興觀點(上)】:拉斐爾眼中的「一百個女人,一百種優雅」

by 特色書店 雅痞書店
19 views

受訪者邱琳婷(台灣大學藝術史博士)

撰文者陳怡君

「我喜歡看漂亮女人。」

這句話如果不是拉斐爾說的,應該會被認為是變態。然而,作為一位優雅且合宜的文藝復興藝術家,他喜歡新賞美麗女子的嗜好變為作畫的養分,他眼中的女人彷彿自帶濾鏡,各個散發出唯美的光輝。
想當然爾,這樣子的拉斐爾深受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女性愛戴,但拉斐爾在三十七年的短暫生命中終身未婚。
今天藝術史博士邱琳婷接受雅痞書店專訪,並分享她對拉斐爾的研究!

究竟拉斐爾理想的女性形象是怎麼樣的呢?
「他理想女性的形象應該是優雅的,至於優雅的定義是什麼?不只是貴婦樣態或柔美,優雅應該是性格、儀態、裝扮可以反映到個人特質。」
接下來我們就從幾幅畫作來看不同的女人所展現出的各式各樣的優雅!

│奇幻式優雅:抱著獨角獸的年輕女子肖像│
金髮女子是身著華麗禮服,紅寶石項鍊是恰到好處的奢華,手上的獨角獸引來後世許多臆測,也有許多人將這幅畫與達文西抱著銀貂的女子比較,但這幅畫作相較起來更顯柔嫩。
「這位年輕女子臉型圓潤,肩膀是削肩的美人肩,與她手上象徵著貞潔的獨角獸,從拉斐爾為使用的配色和他安排的小動物上,可以看出拉斐爾為襯托這位十三歲少女新娘的特質。」

圖:《抱著獨角獸的年輕女子肖像》,1506。

│剛毅式優雅:貢查加伊莉莎貝塔夫人│
這樣的女人在大眾的目光裡稱不上美,但黑色服裝、蜘蛛頭飾、細黑項鍊,卻特別符合她剛毅的樣子,呈現出內外相襯的一致性。
「拉斐爾賦予畫中主角的形象是因人而異,方形造型表現出伊莉莎貝塔夫人的臉本來就不是圓潤的,配合當時流行的方字領,還有不誇張、沒有寶石的幾何項鍊,搭配衣服顏色,你可以感覺到他的性格是剛毅,而並非柔美的印象,這位女子是拉斐爾的扶養人。」

圖:《貢查加伊莉莎貝塔夫人

│親切式優雅:椅中聖母│
文藝復興時期的拉斐爾繼承了人文主義的精神,多福聖母像都輕輕抹除了聖母與凡間女子的界線,你可以在他的聖母像中找到親切、溫暖與母愛。
「拉斐爾繪製的聖母不像是中世紀時期的聖母像那樣偶像,而是有親切感,聖母與聖子之間情感透過眼神傳遞,像是凡人一樣具有人性,他畫下的聖母不再是不可觸摸的。」

圖:《椅中聖母》,1515。

│投射愛意的優雅:弗納莉娜│
畫中的主角為拉斐爾的女友「弗納莉娜」,身分為麵包店的女兒,她不只是畫家的情人,也是拉斐爾繪製聖母畫像時的重要模特兒,另一幅名畫「披紗巾的夫人」也是以弗納莉娜為主角。
這幅畫中的女孩裸身讓畫家繪製肖像,手上臂還繫著一條有拉斐爾名字的絲帶,是兩人愛的濃烈時刻的見證。

圖:《弗納莉娜》,1514。

受訪者介紹│邱琳婷

如果世上有值得追求的價值,我會認為是「美」。求學階段悠遊於文學與藝術之間,在藝術史的研究裡,找到人生的目標。巴黎大獎藝術理論類得獎人、藝術史博士、傅爾布萊特訪問學者,出版了《圖像台灣:多元文化視野下的台灣》、《臺灣美術史》,“ The Transi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rt into Contemporary Art ”等書 ,曾講授「歐美藝術之旅」、「東方風尚藝術」、「博物館巡禮」等講座。